用戶名:
密碼:
 
新用戶注冊 忘記密碼
  中國古箏音樂網 > 李萌談“古箏”:一弦一音,最人性化
李萌談“古箏”:一弦一音,最人性化
    來源:網絡   2019/1/10    
 

    李萌

    著名演奏家、教育家。

    中央音樂學院教授、民樂系彈撥教研二室主任。

    在國內外舉辦過多次個人獨奏會,出版過許多教學專輯及樂譜,培養了許多優秀古箏演奏家。

    如果是規律性的東西,它接近真相的時候,應該說是個真理的東西,如果說它已經是這個東西了,可能它就滯后了。

    我知道很多人,包括我自己以前,認為這種樂器格調不高。

    你應該自己去做這個試驗,應該知道你的藝術的路是怎么走出來的。

    古箏有很強的樂器性能上的限制,但是這個限制,本身就是它的特點之一。

    專家的意見并不是起決定因素的。

——李萌

 

    早就知道李萌教授的大名,一直未能得見。也不知道為什么心中總以為她是一個“老學究”,可能和她賴以成名的古箏的“古”字有關吧。9月10日,北京音樂廳的“古箏創作作品音樂會”,我終于見到了李萌。如果說“去”是因為工作關系,那么“看”可就是“有幸”了。數量不多的幾首曲目,帶給我內心無法描述的震撼。那一刻我才明白古箏“原來可以是這樣的”或者說“應該是這樣的”,但是心里又不能確定演奏背后李萌的真,非要一睹真顏, 于是,對李萌采訪的“工作”變成了內心的一個“愿望”。當然,“老學究”的念頭一曲未了就已經消失得無影無蹤了。

 
    采訪是通過電話進行的,因為李萌很忙。不過,最終得到的時間比她一開始答應我的10分鐘要長得多。采訪中李萌侃侃而談,我則得到了音樂會后內心的又一次愉悅。僅一句“如果是規律性的東西,它接近真相的時候,應該說是個真理的東西,如果說它已經是這個東西了,可能它就滯后了”就讓我感到“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之妙,如是醍醐之語不一而足。李萌樸素的話語有著形而上的高度,想來對我們樂器、音樂同好有些許意義,特為此記。

    記者:“古箏創作作品音樂會”上您演奏了許多意境非常深遠的作品,這是否能代表國內古箏教學水平已達到這一層面?

    李萌:以前的民間音樂教學水平不是很高,教學逐漸科班化以后,按照西洋樂器教學上的設置,專業教學安排為17年的時間,包含的學制設置是小四到研究生。中國的東西,你說夠不夠演奏17年?你說夠也夠,說不夠也不夠。從技術的難度上來說,從人的發展潛能來說,是不夠的。但是從另一個角度而言,對于很多民族樂器,從作品數量上來說,可以說是幾千首、幾萬首,但很多都是重復的。比如《平沙落雁》可以有幾十個版本。就好像二胡,小學拉《良宵》,中學拉,高中、大學還拉,一直在重復。可能換一個老師會有不同的理解,但都是同一個層面的東西,它的發展余地,只是在“我不重復以前的東西”。所以,如果說民樂有多少曲目,我覺得是有限的,我覺得僅用中國的東西是不夠的,引進確實也是我們專業設置的需要。

    古箏的演奏藝術的要求或者是潛力還有很多需要挖掘。雖然演奏曲目很多,但是誰也沒有覺得已經做到盡頭了,沒有路可走了。相對來說,我覺得現在可能是路更寬了,東西更多了,但是現在是不是有很規律性的東西?我覺得沒有。如果是規律性的東西,它接近真相的時候,應該說是個真理的東西,如果說它已經是這個東西了,可能它就滯后了。我覺得我們還都處在摸索的階段。相當一部分東西是有價值的,但是更多的東西還要通過后人的檢驗。

    我覺得這條路子走的是沒有錯的,因為我們所掌握的東西和專業的設置,包括我剛才說得自己本身的潛力來看,需求還是很大,我們提供的還是不夠。大家都還得為這個事業進行努力。我們只能說我們還在往這個文化的長河里添東西。有什么很輝煌的成果?我覺得還說不上。當然,很多人都做出了很多的貢獻。

    記者:我注意到您在音樂會上演奏了許多國外作品。

    李萌:很多人反對用國外的東西,再一個就是反對創新的作品。你說是國外的好還是國內的好?它不能比較。它只能就作品比較,這個作品好不好,風格好不好。高下是在作品里,而不是說國外的風格就不好,傳統的風格就好。傳統的風格也有很多很不好的。大俗大雅的東西都會有,這個俗也不是說它就壞,如果它俗的生動,俗的真實,俗的非常感動人,就是 好曲子!如果它雅的俗氣,雅的虛偽,雅的假,它一樣不是好東西。

    其實那天我彈的有些日本的作品,“進來”的時候,我們都覺得有點前衛,覺得彈那個東西有點另類。說起來是 79年的東西,現在聽起來還感覺很前衛,也算是箏類樂器很經典的一個作品。象劉天華他們做了很多改革和創新的東西,實際上還是把二胡等樂器的曲目擴大了。當時認為很先鋒,現在呢,劉天華的東西算傳統風格的樂曲。這就是說,不同的時代,感覺是不同的。我不能說,很多東西它是創作的就不傳統,或者是,它是以前創作的東西就沒有生命力了。都不能這么說。而且,就像河南著名的民間箏家任清知的許多曲目那樣,一件藝術作品往往要經過歷史的洗禮才能將它的真正價值顯露出來。

    日本的作品,說起來是國外的,但是日本箏是不是從中國傳過去的?可是你說它還有中國的痕跡么?它的形狀是,可是它的音樂還是不是呢?不是。但是用中國箏彈日本的東西容易么?容易。而且,給日本箏寫作品的很多都是在國際上獲獎的大作曲家,所以日本箏的一部分作品還是不錯的,你能聽出來。如果這種作品我們不借鑒的話,是非常可惜的!

    中國不是我一個人在彈,使很多專業院校的人都在彈這種作品。這就好比許多外國的東西進到中國,它可能不太好,可是一開始沒有它的話,有些東西你是學不到的,實際上它給你很多經驗,讓你少走彎路。大家現在都能承認這種多元化的交流。

    記者:您是不是想給古箏賦予更多“文人”的東西?

    李萌:不想。我是希望能把古箏內涵的東西發展、擴大。

    我知道很多人,包括我自己以前,認為這種樂器格調不高,為什么?因為古琴一般是文人用來自娛的,古箏多數都是為別人彈的。有幾種人在彈古箏,一種是青樓女子,她希望別人高興;一種是文人,“彈”是一個雅興的東西,他們互相交流,也是為別人彈的多為自己彈的少;還有一些,比如說,達官貴人,也有彈的;再就是民間藝人。民間藝人的身份有兩種,一種是賣藝;一種就是做表演,也是為了別人。所以演奏這種樂器基本上是為了別人,為了從彈古箏這里面得到“我生活的保障”。

    從文化的感覺上來看,古琴的文化內涵較深,但是從技巧上來看,它不難,因為彈古琴“我”可以不用嘩眾取寵,“我”是為自己彈,所以它對技巧要求不高。古箏是個技巧很高的樂器,因為技術不好沒有人看“我”。古琴和古箏的區別有點象畫里面的文人畫和民間畫,民間畫就很紅紅火火,很現實,“我”希望這個畫給我帶來喜慶,古箏就像民間畫一樣,聽起來很具有地方風格的,屬于老百姓喜聞樂見的。

    中國的音樂是以演奏者和演唱者為主體的音樂。演奏的時候再怎么創作,不會說這個曲子是我編的。比如說《信天游》,多少人創作了,我唱我也不敢說是“我”作的,為什么,因為里面有太多前人的東西,沒法確認這個民歌是誰作曲。現代音樂演奏家和作曲家分工了,分工之后肯定更專業化,從作曲的角度有一些新的要求,這個要求可能在技術上、調性上或是音樂的深度上、音樂的技巧上,或是文化的深度上,它都會帶來新的東西。這就跟原來以演奏家為主體的音樂有很大區別。

    除了傳統的東西,我還希望借鑒一些箏類樂器的東西,包含國外的東西和現代創作的東西。實際上現在很多作曲家都在寫,我們花了很多大價錢去約他們寫,大家就是為了這個事業,哪怕是試驗。包括有的時候我對我的學生講,你們要做試驗,如果不做試驗,你不知道你的路該怎么走。現在的教育都是在灌輸,實際上,大學教育和研究生教育是不同的就是應該在試驗室里做試驗。我為什么要告訴你這個曲子要怎么彈,或者說這個曲子應該怎么彈?你應該自己去做這個試驗,應該知道你的藝術的路是怎么走出來的。我自己這么做,也希望學生這么去做,實際上,學生這么做,對事業本身是有好處的。

    你可以說我們古箏傳統曲目方面成果非凡,但是我覺得遠遠達不到。因為,如果你要是想做到17年學制,應該像鋼琴那樣有彈不完的作品。貝多芬、莫扎特等等許多大師為鋼琴這件樂器寫了很多作品,這有一個文化的價值在那。如果現在有一個很好的樂器造出來了,沒有作品,就沒有內容在那里。我們的樂器雖然有些曲目,經過很長時間積累下來的,現在也還是在積累,但還是不夠,只有通過這個“試驗”,古箏藝術才能豐富,文化才能豐富,大概是這么一個狀況。

    記者:我國的民樂改革一直在進行,就古箏而言近些年又出現了轉調箏和電子箏,不知您怎樣看待這一事物?

    李萌:古箏這件樂器是一弦一音的樂器,當然,可以左手用揉弦或者滑弦作出一些音來,但是它和小提琴、二胡不一樣,它的轉調是有限制的,有很強的樂器性能上的限制。但是這個限制,本身就是它的特點之一,就是因為有很多限制,所以要找其他的“路子”去表現音樂。所以這件樂器恰恰是最人性化的一件東西,就像人聲一樣。

    樂器改革是應該的,而且應該支持。一件樂器要被市場或是社會認可,被演奏者演奏,不是我們一兩個專家說了算的。所有樂器試制的人員都可以傾聽專家的意見,但是這些專家的意見并不是起決定因素的。我覺得,如果這件樂器確實很有生命力的話,不是哪一個人說它有生命力它就有,而是本身的這個市場需求它、需要它,那么它自然就有生命力。

    新樂器的出現對于現在的樂器沒有什么沖突,如果它那件樂器確實比我們的好,我想我們也一定會用它。既然現在我們還沒有去用,那么它們肯定還有些達不到我們的要求。如果它確實強于我們現在的樂器,不用我說,我的學生都會去用,我也會去找這件樂器。

    當然,使用它的技術是不是和我們現在大家普遍用的技術是接軌的這很重要。就好比我已經會用中文了,大家也都用中文交流,我就不會去學世界語,因為我足夠交流,而且我學了世界語也沒有特別多的機會和別人交流,雖然它比我現在用的語言科學。

  • 上一篇文章: 羅小慈:崇尚“大家”風范

  • 下一篇文章: 王中山:我的古箏情,我的中國夢
  •  相關文章
    名家李萌談“古箏”[692]
      網友評論:(只顯示最新10條。評論內容只代表網友觀點,與本站立場無關!)
        沒有任何評論
     發 表 評 論
    姓  名: * Oicq:
    性  別: 男      Msn:
    E-mail: Icq:
    主  頁:
    評 分: 1分     2分     3分     4分     5分
    評論內容:
    驗證碼:  
    2017年古箏新聞
    2016年古箏新聞
    中秋月圓夜 月夜賞
    2015年古箏新聞
    2014年古箏新聞
    「箏和之音&#[1474]
    板胡制作技藝[1585]
    杭州國際音樂[1553]
    肖云葫蘆絲與[1448]
    何占豪:紀念[1577]
     
      箏和紫檀龍雕古箏
      箏和紅木嵌銀絲箏
      箏和紅木嵌螺古箏
      箏和紅木石雕古箏
      箏和紅木嵌骨古箏
      箏和紅木螺鈿古箏
      箏和黑檀素面古箏
      箏和天下古箏專用
      箏和天下古箏專用
      箏和天下古箏專用
     
    網站介紹 | 廣告服務 | 招聘信息 | 聯系我們 | 網站律師 | FAQ集錦 | 會員注冊 |
    點擊這里發消息
    隱私保護 版權所有 箏和天下 京ICP證 050878
    中國民族音樂網 中國古箏音樂網
    電信業務審批[2005]字第 471 號函
     
    91虫子挂机赚钱官网